市值28亿美元的协作办公软件,背后有什么设计秘诀?
用户体验
王爽
摄影爱好者
5人收藏 2333次学习

市值28亿美元的协作办公软件,背后有什么设计秘诀?

转自:好奇心日报

“所以 Slack 后面有什么秘密?你们做了什么事情这么特别?”这个声音在我汽车的蓝牙耳机里回响,“无论你们给他们做了什么,我希望你们也给我做。”和我通话的是一个潜在的客户,他是一家成功的 SaaS 应用软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,希望我们重新设计他的产品。于是我开始讲述一个我已经讲了几百遍的故事。

过去一年里,几乎每天都有客户、投资者和设计同行问我这个问题,他们努力地想还原 Slack 成功背后的秘密。这些天来,满世界似乎都在谈论 Slack,以及它那令人难以置信的 28 亿美元的估值、几十万的用户,和极快的增长速度。

为什么要问我关于 Slack 的事情?我在一家名为 MetaLab 的设计公司工作。你也许没有听说过我们——我们通常都在幕后工作——但是我可以肯定地说,你用过我们设计的产品。2013 年晚些时候,Slack 聘请我们帮它将早期的产品原型改良为成熟的产品。我们帮它做了标志、营销网站、网络和移动应用,全部项目从开始到结束只用了六个星期。除了偶尔一两处小调整之外,大部分的产品跟我们交给 Slack 团队的一模一样。

公司成立十年,毫无疑问,Slack 是我们到目前为止最为成功的项目——我们还和一些大的品牌合作过。Slack 现在市值 28 亿美元,拥有超过 20 万个付费用户,还有我们最喜欢的部分:人们说到它那伟大的设计时总是赞不绝口。但是我之前完全没有料到事情会是这样。

2013 年 7 月,我收到 Stewart Butterfield 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。我立刻就认出了这个名字。我是 Flickr 的超级粉丝,他是 Flickr 的创立者之一,后来他们将它卖给了雅虎,而且我们都位于美国西北部。他带来一个新的消息:他关掉了 2009 年成立的游戏公司 Glitch,现在在研发新的东西。他要我们帮他设计他的新团队聊天应用。

我暗自默默叫苦。我们都是 Campfire 的忠实用户,而且已经测试过了这些年冒出来的许多山寨产品。我觉得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,市场上已经有很多种类似的产品,因此要使他的产品脱颖而出非常困难。但是不管怎样,能有机会和 Stewart 合作,我还是感到很兴奋,而且一想到要解决和 Campfire 同样的问题,我们就觉得很有趣。我们握手达成了协议,接着就挽起袖子干了起来。

第一天,他开门见山,跟我们分享他们早期的产品原型,那东西看起来就像一个浏览器中的拼装版 IRC 系统,简单而苍白。我们用了仅仅六周的时间,就完成了我们职业生涯中最好的作品。那么我们是如何将枯燥单调的浏览器版 IRC,变成大家都熟知且喜爱的 Slack 的呢?

我们早期的部分设计稿(2013 年)

想要在回顾中找出某些产品成功的原因,就像描述水的味道一样,非常困难。我们的做法并没有贪大。我们喜欢埋头设计东西,一遍一遍地重复,直到感觉正确。Slack 也一样——我们并没有使用任何神奇的程序——但是回过头来看,我确定了几个关键性的东西,为它的巨大成功奠定了基础。当你听到人们谈起 Slack 时,总是会说它“很好玩”。你在使用它时不会觉得是在工作,而会觉得像是在放松和消遣,即使你在用它做工作,也会有这种感觉。但是如果你掀开它的外表、深究它的内核,你会发现它和任何一款聊天软件都差不多。你可以创建聊天室、添加人员、分享文件、群聊或者一对一聊天。那么,Slack 有什么不同之处呢?不同之处在三个关键的地方。

集中火力进行品牌推广(2013年)

它看起来很不一样。

要在一个拥挤的市场中脱颖而出,我们需要找到吸引大家注意的方法。大多数公司的软件产品看起来都跟 70 年代的廉价舞会套装一样——到处一片低调的蓝色和灰色——因此从标志开始,我们将 Slack 的标志设计得看起来像是一个爆开的五彩纸屑筒。全部都是令人激动的蓝色、黄色、紫色和绿色。我们给了它一个视频游戏,而不是企业合作产品的配色方案。

这是排在 Slack 后面的 HipChat 聊天软件:

你更喜欢用哪一个?它们的功能几乎一模一样,但是一个让人感觉沉闷,而另一个则让人感觉激动和好玩。区别在哪里呢?动感的色彩、曲线优美的无衬线字体、友好的图标,以及到处可见的笑脸和表情符号。

 

它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。

Slack 同时还充满了有趣的小互动。加载时标志会变幻出不同的颜色;对话框会从屏幕的顶部往下滑;改变聊天群体时,屏幕会像扑克牌那样翻转。纵观整个产品,一切东西看起来都像在顽皮地跳来跳去,并弹出屏幕。这些互动的设计,不仅仅使用户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,而且还让他们的脸上都带着微笑。

“我们给了它一个视频游戏、而不是企业合作产品的配色方案。”

你是否曾经走进一间屋子,并感到这屋子有种说不出来的廉价感?一位专业的建筑师会走进来,给你一张它的缺点清单:石膏板不平整、硬木地板有缝隙、门是空心的,还有廉价的五金件。但是大多数人只会有本能反应。就像一座建筑优良的房子,所有软件都是为了给用户带来无数个小而贴心的互动。手机应用的一大变革给我们带来的感觉,就和橡木实心门上装上优质门把手的感觉一样——你也许不能去亲手转动它,但是老兄,这座房子建得真不错。Slack 用起来真的很有趣。那种感觉就跟一座建筑优良的房子一样。

它听起来很不一样。

但是 Slack 并不只是看起来和感觉上不错,它听起来也很不错。Slack 的每一个文案看起来都是一个很好玩的机会。在下载时,其他的聊天软件可能只有一个不停转动的图标,但是 Slack 则有许多搞笑的话,例如:“需要匆匆忙忙做好一份甜点吗?将一袋奥利奥饼干扔在地板上,然后像动物一样地趴在地板上吃掉它。”这给原本无聊的一天注入了一种奇怪而有趣的小东西。Slack 就像是你的一位聪明的机器人死党,而不像原来那种无聊的企业聊天工具。就像将电影《星际穿越》(Interstellar)中的智能机器人 TARS 和《2001 太空漫游》(2001: A Space Odyssey)中的 HAL9000 做个比较一样:

Slack:

TARS:大家都还好吗,我机器人殖民地奴隶们?

 

他们的竞争对手:

HAL9000:我谨向您保证,我很快就会恢复正常工作。我对这项任务仍然抱以极大的热情和信心。

即便 Slack 的 Twitter 账户看起来也更像是一个喜欢使用表情图标的喜剧演员,而不像是一个价值十亿美元的软件公司:

从我们的宠物到各种不会动的物体,我们人类喜欢将一切东西都人格化。我们觉得汽车看起来似乎在笑,或者一盏台灯“在那里看起来孤零零的”。 有了 Slack 这个活泼可爱的用户界面(UI),再加上有趣的互动和搞笑的文字,个性就这么创造出来了。这是能够激发用户身上的强大力量的一种个性:人们喜欢它,他们想和别人一起分享它。它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位最受欢迎的工作伙伴,而不是一件工具。

“Slack 就像是你的一位聪明的机器人死党,而不像原来那种无聊的企业聊天工具。”

当我还是小孩子时,我很喜欢这家叫做 White Spot 的汉堡连锁店。它从棒球场内一间简陋的小木屋开始,历经 85 年,现在成了一家遍布加拿大各地的大型连锁店。它成功的秘诀在哪里呢?就是他们所有汉堡上面那层“三O(Triple-O)”秘制酱汁。

我过去经常缠着我的父母到 White Spot 去吃汉堡,而不想老是吃家里做的亲切而粗糙的饭菜。直到我爸爸对我说了一句话:“我们要在家里做汉堡,你知道那些酱汁只不过是沙拉酱、番茄酱和一点调味料,对不对?”果然,我们在家里做了起来,而且可以肯定地说,那些所谓的秘制酱汁只是把一堆从杂货店买来的调味料混在一起。每个人都能做,但很少有人知道怎么做,或者是怕麻烦而不肯去做。相反,他们将其归结为某种疯狂的秘方。

Slack 也没有什么秘方。没错,要准确地调制各种配料的确很难,但并没有什么Hipchat 和 Campfire 做不到的特性。它底子里同样是一个企业聊天客户端的软件,但是却很好玩,用起来也很有趣,而且具有各种特点,让你感觉你的生活个性十足。它是智能机器人 TARS,而不是 HAL9000。

过去几个月,Slack 的竞争对手已经在设法迎头赶上。他们开始模仿 Slack 轻松的语气,并在设计上下苦功。这有点像你的叔叔想学玛卡雷娜舞。已经有点晚了。每个人都已经选择了他们的机器人死党,而 Slack 已经抢去了风头。

加入1KE学习俱乐部

1KE学习俱乐部是只针对1KE学员开放的私人俱乐部